博硕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等候 第(1/1)分页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等候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这痕迹,完全就是写字时用力太重,力透纸背的印记。www.qingxi.me

    有一些模糊。

    但仔细看还是能看清楚几个字:“……有虫,危险勿进,等我出来……”

    看到这行字痕之后,我脑海中若晴天霹雳。

    因为我们在进神墓之前,曾经历过恐怖无比的群虫阵,这些虫子从巫人的头骨中爬出,密密麻麻,能瞬间致人于死地,后面全靠着我的血,艰难闯过。

    除了我的血之外,根本没有人能穿越虫阵!

    郝安洒导路粉,又写这种提醒,到底在提醒谁?

    结合之前肖胖子提醒我的诡异手势,三大疑点合在一起,我完全有理由猜测,莫非相柳除了有一支队伍在与崔先生带领的田家人在雪山半山腰互相对峙之外,还有人悄悄跟着我们六人一路而来,打算在我们取得神珠原路返回之时,进行截胡?

    再仔细一分析郝安的身份。

    我顿觉脊背发凉。

    因为我们根本离不开郝安,无论是去取珠的路上,还是返回的路上,如果离开了郝安的保驾护航,我们只有死的份。郝安相当于一枚绑在我们身边的炸弹,我们只有带着他一起来回的份,根本没有拔除他的资格,一旦想动手拔除他,我们将在雪山粉身碎骨。

    郝安无疑是一个作为相柳内应最完美的人选!

    海老贼若布置郝安在我们身边,真可谓谓绝顶精明,棋走妙招!

    那群跟在我们后面的人,肯定是相柳的人!

    虽然已经大概率猜出。

    但我压根不敢动,因为离不开他。www.yuying.me

    随后。

    破局、取珠、离开……郝安全力保障了我们的安全。

    他的表现,完美无瑕而令人感动。

    到了快走出丛林的时候。

    我感觉等不下去了。

    乘郝安去打兔子当干粮的空隙,我先问了刘会长关于郝安的情况。

    刘会长详细介绍了他与郝安多年前相识的过程,以及两人曾历经好几次生死的故事,对着郝安一顿猛夸,从言语看来,他对郝安的信任,甚至超过了我们几个人。

    局面非常糟糕!

    我沉着脸向刘会长解释了自己对郝安的怀疑。

    刘会长先是发愣,到后来甚至有些发怒,认为这绝对不可能,还说郝安一路救我们多次,要不是他,我们根本找不到出口,我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这么一说。

    连我都觉得自己心理阴暗无比。

    可做局不是讲感情。

    一旦判断失误,我们将功亏一篑,满盘皆输。

    我对刘会长说:“此事关乎整个大局!我现在对他的怀疑,不能说百分之百,但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三十,我们一起来验证,如果验证成功,请你收起廉价而危险的兄弟情谊!”

    刘会长反问:“怎么验证?”

    我说:“演一场戏,以绝密套绝密!”

    随后。

    我向刘会长讲解了整个剧本。

    也就是之前我们四人假装遁逃的局。

    末了。

    我对他说:“如果他是相柳的人,在你制服我们,将田家之前所有计划和保障手段等相关绝密布置对我们讲出来之后,此时将会是郝安把你给放倒,取珠夺天功的天赐唯一良机,他绝对会暴露身份!”

    刘会长:“……”

    我见刘会长犹疑不定,发怒了:“刘大脑袋!从内心深处,我也希望他不是!”

    “如果他不是相柳的人,即便你讲出田家的绝密部署,也不会造成任何损失,我们只要将这场局永远烂死在肚子里就可,无非就是对郝安心怀歉疚而已!但万一他是,你不这样做,请认真考量后果!”

    刘会长答应了。

    不仅答应。

    他还演得非常好。

    这个剧本表演的难点在于,我们四人既要展示出遁逃的无比急迫,又要拿捏住对刘会长和郝安手下留情的情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完全符合目前情景和我们的人设。

    而刘会长既要展示出对逮住我们的果决,又要在郝安面前表演出与田家紧急联系,出动神鹰来寻找我们的真实。

    尤其是在看护棚的那一场打斗,堪称将剧本的表演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刘会长动用了自己的绝招,小竹甚至因此而受了伤。

    我们成功了!

    在刘会长向我们合盘托出田家后续的绝密部署之后,郝安完全入局,面对将我们一锅端的绝佳机会,他主动暴雷了。

    我实在没想到。

    在兰朵雪山,相柳和田家布置惊天大网互相交织纠缠,你来我往疯狂布局厮杀,最终扯破双方大网缺口的,竟然是我这枚在他们眼中的小小棋子!

    我不觉得自己厉害。

    内心独剩下一股苍凉与悲伤。

    我能活着出来最终破局,全在于肖胖子在雪山上给我们解掉了野泽奈子所下废我们武功的药,要不然,诚如郝安所说,在取得九龙神目珠之后,他就会动手剁了没武功的我们,但因为我们药解了,直到离开,他也不敢擅动。

    我能窥破郝安的身份,并设局将他逼出来,并不是因自己心细和智慧,完全起源于肖胖子在离开之时对我的提醒,要不然,以郝安这种顶级的隐藏手段,直到现在,我肯定还蒙在鼓里,结局到底会如何,属实难料。

    陆岑音说得没错,天下之局,最高明的破法,在于破人心。

    肖岚……

    海老贼算错了他。

    我也算错了他。

    他有与我在电线杆下击拳起誓的豪迈,有和我们一起开“酥小许”菜馆的温馨,有共同对敌不顾性命的热血,也有从头到尾一步步设局套我的诡谲,更有雪山分崩离析之时对我最后的拯救……

    到底该怎么去解读你?

    我的兄弟。

    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我脸沉若深潭,对郝安说。

    “良辰美景!今日你我共同在此,等候海老贼大驾光临!”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