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硕阁 > 历史小说 > 我是大唐废太子 > 第43章 西市胡女 第(1/2)分页

第43章 西市胡女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今日的学习已经结束,趁着他收拾东西的功夫,李重润向李道长问道:“道长可曾接触过有什么药物可以让人假死?”

    李道人很是好奇的望向他回答:“让人真死的药物有很多,让人假死的药物还真是有些少见。m.chunfengwenxue.com”

    道长沉吟了片刻,又拿了几本医书翻到相应的章节确认了一下,“有两种药物有这般功效,只是都要从活物中提取,都不易保存。阿芙蓉倒是也可以达到此功效,只是很难救活,就算是贫道自己也只救活了一人。”

    李重润闻言未免有些失望,“难道就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么?”

    “贫道曾经救治过一位西域的歌姬,她们在舞蹈之时会服用一种来自极西之地的果实,少量服用可以使瞳孔扩张,显得眼神极其妩媚。若是服用过量,则会导致呼吸和心跳变的极其微弱,如同死了一般。以扁豆榨汁灌入即可解,片刻后即与常人无二。”

    李道长想到一个答案,只是和李重润希望的那般相比,还是略有些瑕疵。“骗过普通人可以,只是若有医生在场,只怕很难瞒过对方。”

    能有这种答案李重润已经很是高兴,忙不迭的向道长行了一个礼,匆匆的往外面走去。心想眼瞅着天色快敲净街鼓了,西域胡商多在西市聚集,自己若是赶的快些,应该还可以来回一趟。

    “听说你要对付魏王?”

    只是刚从书房中出来,李重润便迎头碰到了太平公主。

    公主正在书房外间的大堂里坐着,穿着一身男装,手里抓着个黑瓷的茶碗,正看着里面出神。

    “侄儿拜见公主殿下。”李重润老老实实的见礼,知道上官婉儿已经和她沟通过此事,“确实是有这想法。”

    “我那表哥,人虽然有些贪财好色,却还真有些难以抓到把柄。”太平公主头也没抬,继续盯着那黑色的茶碗,“你跟婉儿的谋划,想做到很难。我那母亲陛下向来乾坤独断,一向听不得别人的意见。”

    “一个人的意见听不得,若是天下人的意思呢?”李重润很是谦虚的笑了笑,显得非常宽厚。然后便将自己的计划仔仔细细的跟太平公主讲了。

    太平公主听了,饶有兴趣的把眼光从茶碗中转到了李重润的方向,“确实有几分操作的可能。只不过,为何不干脆让那丫头直接死了,还要费那老鼻子劲搞这些真死假死的麻烦?徒增烦恼。”

    李重润苦笑着摸了摸自己鼻子:“公主殿下,那毕竟也是条人命,侄儿还是在很努力的做个好人。”

    “做好人?”太平公主嗤笑着表达了对李重润的鄙视,“上一个试图做好人的那位,现在还在云梦泽边上喂蚊子。”

    “年轻人嘛,总归还是要有些梦想的。”李重润很是自嘲的跟太平公主笑了笑,眼神却非常真诚。

    匆匆的从太平公主的府邸里出来,李重润骑上了盖雪,马不停蹄的往那西域胡商聚集的西市去了。

    距离宵禁还有不到一个时辰,西市上的人牙子之类的都已经散去了,只是几个叫卖西域女奴的胡商还在声嘶力竭的招揽着生意,大声的用些非常怪异的口音叫喊着自家女奴的优点,只是那些番邦女子,已经在那台子上抛头露面了一天,早已招摇不动,只是有气无力的在那里卖弄着风骚。

    李重润第一次单独来到此地,本以为只是寻个酒楼找个歌姬讨要些那种果实来就行的事情,谁知事情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

    此时虽然还只是傍晚,几间酒楼此时都已经打出了五颜六色的彩灯。几个身着极为暴露的西域舞女拿面纱蒙了面,露出了水蛇一般的细腰,伴着极为靡靡的西域乐器的旋律在门口支起的台子上扭着。更有甚者,一个打着鹅黄色灯笼的酒楼处,跳舞的居然还是两个只穿了兜裆布的年轻小哥,看到李重润纵马过来,还很是风情的抛了好几个媚眼儿过来。

    纵然两世为人,李重润也是第一次见到此般阵仗,结结实实的闹了一个大红脸,忙不迭的往一旁躲了去。

    只是刚躲开了两步,李重润却被一个很是壮硕的人影挡了去路,“表弟!有日子没见了。想不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

    说话的声音很是耳熟。

    李重润定睛一看,正是早先被自己吓尿了的表哥薛崇训么。

    “重润见过表哥,只是许久没见表哥,重润一直心向往之。”

    薛崇训虽然嚣张惯了,只是碍于李重润的身份已然与先前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倒是堆了几分笑出来。“此地表哥很熟,表弟想逛什么?表哥带你去玩。”

    薛表哥嘴上说的极为热情,一把搂了刚从盖雪上下来的李重润,跟几个自己身后的浪荡子弟介绍着:“这位就是我那很会写诗的表弟,现在的临淄王李重润啊。以后大家要是去哪家青楼,又要讨些定妆诗之类的,找这位小爷,保管你技压群芳。什么桃红翠玉之流的,看到这位小爷写的诗,那还不是乖乖的张开腿来。”

    李重润虽然不明白表哥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