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硕阁 > 历史小说 > 我是大唐废太子 > 第15章 没有燕双鹰,但是有卷福。 第(1/2)分页

第15章 没有燕双鹰,但是有卷福。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楼梯很宽,每一级台阶也不是很高,虽然有些黑,不过好在有几盏油灯在墙上挂着,依稀可以提供些照明,所以并不难走。www.yywenxuan.com

    只不过因为陈子昂在絮絮叨叨的安排些事情,所以本来并不是很长的台阶显得遥遥无尽起来。

    “此地甚是机密,若非公主殿下特许。你本来是没有资格进来的。”

    “理解,秘密总部又不是菜市场,自然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谁告诉你这里是总部?总部藏起来怎么办事?”陈子昂有些感慨这位小公子的脑回路,净把事情往阴谋鬼祟的路子上想去,全然不似他写的诗文那般磊落潇洒。

    “书上。。。”李重润习惯性的想把锅甩到书上,只是突然想起来自己面前这位不是自家那个四岁的堂弟,而是一个在国子监教育未来国家柱石的博士,读过的书只怕比自己两辈子用过的手纸都多。只能临时改口说:“书上都没提到的组织,自然是机密无比的。”

    “书上没有,只不过因为写书的人不知道罢了。你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写一写。”陈子昂并没有把凤仪卫的保密一事看的很重,言语之间仿佛就像谈论一个常规的衙门一般。而且言语之下的意思,甚至还有些迫切为自己洗白的感觉。

    “那为何此地还要如此保密?”

    “因为这里藏了些容易让世人疯狂的,除了权力之外的另一样东西。”陈子昂没有明说,居然卖起了关子。

    转过了台阶尽头的拐角,一个大厅豁然出现在李重润面前。

    几盏高耸的牛油火炬立在大厅的四角,正熊熊的燃烧着。大厅正中一个硕大的吊灯,不知挂了多少灯芯,明灿灿夺人眼目。将这深处地下的大厅照的恍如白昼一般。

    几个天井从不同的方位往地上伸了出去,有些许天光和清风透了进来,倒是让大厅里面并没有因为炬火太多而产生厚重的烟火气。

    只不过一股浓烈的甜香却萦绕其中,厚重油腻无比。

    大厅角落里四散了许多箱子和柜子,映着光远远的看了去,倒是让李重润倒吸了一口凉气。

    钱,很多钱。

    整箱的铜钱和满架子的丝帛,还有诸多书画银镜玉器,在那距离最远的角落里,一个金灿灿的物事暗暗的反射了些金光出来,依稀是个龙椅的模样。

    “造反么,总归需要很多钱的。"陈子昂也有些兴奋,语速都快了许多。“因为许多案子还没有结果,查抄到的证物还不便归入内帑。本来是都放在丽景门那边,只不过前些日子出了些变故,便在公主府地下修了个库房。存放这些不方便见人的物件。”

    “先生,其实除了这些东西,美女也挺能让世人疯狂的。”李重润有些近似喃喃自语的吐槽着陈子昂。

    稍微安定了一下心神,李重润又仔细打量了一遍大厅的摆设。

    除了周围一圈的阿堵物,大厅中间被刻意空出来一片很大的空间。一套很是普通的桌椅组合坐北朝南的摆在那里,一些纸笔和信笺之类的东西很是杂乱的堆在上面。

    桌椅前面的空地上,摆着几个箱子,只不过还关着盖子,看不到里面装了什么。还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生死不知的人物,一个身穿青色葛袍的人正在床边前后忙碌着什么。

    “我猜,这就是先生前面说的找到了,但是没抓到的意思。”李重润这才明白了方才陈子昂打的哑谜的意思。

    “昨日陈某跟了那个姓康的胡人一宿,最后终于在上东门外一处河边农庄里堵到了那厮。只可惜当时情势有些混乱,最后还是让那个粟特人跑了。”

    可能是觉着到了嘴的大鱼跑了,陈子昂就差把愧疚二字给写到脸上了。

    “不过好在东西和接货的人都给拿了,连夜问询过那收货的人,今天早晨就在清化坊找到了这厮。不过这厮状况很是怪异,似乎被人夺了三魂七魄一般,只剩了个躯壳。”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那个小床前,李重润定睛看去,不是伊图那先又是谁。

    “贫道见过陈博士。不知这位公子是。。。”在床前忙碌的那人听到人声,转过身来发现是陈子昂带了个自己不认识的小孩子过来,便向陈子昂躬身行了一礼。

    “李真人客气了。这位就是公主殿下提到的那人。”陈子昂还过了礼,便跟李重润介绍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道长,当朝太史令家的二公子。乃是洛阳城中远近闻名的医道双绝,以后若是有些跌打损伤之类,找他便是。”

    “学生李重润,见过真人。”唐代道士多都通医术,有不少还是中国最早的化学家这种事情,李重润自然是懂的。这种以后有可能会救命的人自然需要尊敬一下。

    “公子客气。原来您就是公主所言的那位经天雷而不伤的才子。小道方才怠慢,还望公子海涵。”

    这个道士人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很长的感觉。又高又瘦,脸和五官都特别长,眼睛有些细,配着长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