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硕阁 > 历史小说 > 我是大唐废太子 > 第2章 太平公主不太平 第(1/3)分页

第2章 太平公主不太平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怎么找不见了?”

    从阖闾阁回来,李重润便一脑袋就扎进了先前用来存放药材的库房里面,在一堆陈年旧物之中翻找了起来。www.rumowenxue.com

    “记得之前见过的,哪儿去了呢?”李重润在寻找两味经常被道士拿来炼丹的药材。胆矾倒是还在原来的位置,只是翻遍了几个耳房,姜黄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润哥儿在找什么东西?”驼背堂哥很是好奇的过来问,“明日学士说要考较大云经的背诵,不抓紧点又要被打手心了。”

    “哥哥说的是。只是小弟在找一味药材,却怎么也找不到。”李重润胖胖的脸上有些忧虑,如果没有姜黄,自己先前的谋划可能就要更改一下,怕是要多些事端。

    “不会是找硫磺吧,前些日子有宫人过来,说是庆典驱邪要用,全都取走了。”

    驼背堂哥已经成年了,平日里就不用再去阖闾阁上课了。只是没的地方去,几个兄弟又小,整日里除了练练字,倒是如同管家一般,进行日常的洒扫和整理。

    “姜黄有没有拿走?”虽然被取走的硫磺在李重润看来也是重要无比,只是今日暂且用不上,所以并没太在意。

    “前几日把姜黄拿去腌套来的松鸡了,应该还留在丹房里面。”李重润想起来前几日试图做咖喱鸡来着。虽然失败了,材料却忘了收起来。

    “还在就好,范哥儿今日被表哥砸到了头,眼见着起了个大包。我想着煮点姜黄水帮他化瘀。”

    “又是薛崇训,咱们如今虎落平阳,竟让一个外姓人爬到了咱们头上。”驼背堂哥的神色有些黯淡。“只是形势比人强,眼下咱们还是该忍忍就忍忍。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哥哥,我现在才八岁,还是个小人儿,算不得君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自然是从早到晚。

    用姜黄煮了水,先给范哥儿额头结结实实的抹了几遍,不知是不是此物确实管用,还是小孩子恢复能力比较强,肿块渐渐的消了下去。

    “范哥儿的额头,金灿灿的,还鼓个包,就跟西游记里面的金角大王一般模样了。”李重润吹了吹最后一遍涂的姜黄水,让药水干的快一些,只是弟弟这造型确实好笑,忍不住调笑起来。

    被哥哥嘲笑的范哥儿也不生气,很是自豪的昂起了头:“要不是这个包,今天就吃不到点心了。”

    晚饭今日倒是也准时的送了过来,李重润自己端了一碗粥,托词说有些累了,就回房间睡觉去了。众人也没多想,各自背诵了今日的课业也都散了去。

    因为昨天刚下过大雨的原因,这个晚上特别的凉。天色阴阴沉沉的,看不到星星和月亮。

    用油纸包住了几个方才准备好的东西,李重润潜出了五王殿,小溪与九江池边的芦苇还没砍伐,将他胖胖的身影掩了个严严实实。几队巡防的护卫路过,都没发现小胖子正潜藏其中。

    朦胧的夜色逐渐的深沉了下来。瞧准了四下无人,小胖子李重润摸到了薛表哥居住的小院墙外,不知是冷还是紧张,有些哆哆嗦嗦的将东西掏了出来。

    油纸包裹的是几张黄纸,一管竹筒。还有一小团沾了灯油和明矾的火绒,看上去颜色有些发蓝。几根丝线将这几种东西简单的串了起来,依稀是个上大下小的漏斗的形状。

    李重润在地上尿了一道痛快淋漓的童子尿。找了个小木棍,沾了点淋在了黄纸上面,几个用姜黄水写的字便渐渐的从纸上显现了出来。

    李重润又打开竹筒,轻轻的吹了吹,一点星火便如夏夜的萤火般闪亮了起来。原来是个火折子。

    因为在火绒上撒了些明矾的缘故,火苗竟不似往常的明黄色,而是很怪异的绿色,幽幽的摇曳着,映衬的李重润胖胖的小脸儿很是诡异。

    撑开黄纸做的漏斗,兜着火焰的热气,一盏简易版孔明灯晃晃悠悠的就升了起来,只是被丝线扯着,只有二楼那么高。

    薛表哥这会儿还没睡,正缠着一个宫人在床榻上一起玩闹。

    前几日他随母亲到新修的公主府认门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未来的亲戚,一起玩闹了几日,学了些很是快乐的手段。今日回来,便想在这宫人身上施展一番。

    只是听到窗外有声响,薛表哥心里很是有些愤愤,本不想搭理,只是几次三番敲窗的声音,着实有些让他厌烦。便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就去推窗。

    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小爷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坏了小爷的好事?”

    只是窗户一开,就见到外面一团绿油油的鬼火颤颤巍巍的飘在空中。鬼火上方映衬着几个血淋淋的大字:薛崇训,拿命来!那字看起来似乎越来越红越来越深,依稀都要有血流下来了一般。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猫叫,薛表哥眼睛一翻,喉咙间咕的一声,翻身就倒了下去,一团湿气隐隐的从身下蔓延开来,竟然是被吓尿了。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