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硕阁 > 其他小说 > 你跟我讲这是超展开?! > 间章 他必行此前行过之路 第(1/1)分页

间章 他必行此前行过之路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今日的弥列依然如同往日那般,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尘,甚至逼迫到了呛人的地步。www.yunshui.me

    人们总是觉得,只要上城区的人下来了,日子就会好起来的,毕竟他们从出生到现在所唯一能接触到的教育也就是——神本身便是万能的,倘若人不能得救,那也只是天命。

    他们还未做足够的善事,没能足够地虔诚,将自身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伟大的彼苏尔。

    但让那些神选出来的天命之子,所谓的代行者给他们指出到底哪里不够,到底如何才算是彻底地虔诚的时候,他们偏偏又沉默了。

    贫民总会再三责怪自己,但上城区的人却早已明白,所谓的救赎之道本身与虔诚根本毫无关联。

    不够虔诚本身可能会影响到神术的使用,但是信仰却完全无法撼动既得利益的事实。

    下城区的人每天依然还在痛苦之中挣扎着,燃烧尸体的火焰并没有因为所谓【神】的注视抵达这里便得以熄灭,相反,那丛火反而越窜越高。

    躲躲藏藏的医者们一个个被从隐蔽的角落之中抓出,哪怕他们确实试图对于这个绝望的世界进行哪怕一丝丝的拯救,但最终所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忘恩负义而已。

    于是下城区的人们仅仅是因为浅显的,浮于表面的低等神术便轻而易举地抛弃了可能存在的救赎可能性。www.qinglang.me

    再也没人愿意在下一场瘟疫到来的时候站出来,被圈在外围的下等人们只能跪在地上,眼巴巴地求着上等人洒下连微小都难以言喻的【恩赐】。

    露泽站在火堆前,注视着曾经朋友们的累累尸骨。

    自从露玛丽死亡之后,【尘埃】在瞬间便分崩离析,没有一个能够聚拢人心的领袖,这个本就不切实际的组织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存续的道理。

    但即便再也没有人在夜里奔波忙碌,人们的恐慌依然在弥列的没一克空气之中流淌,从来没有降低过浓度。

    他们就像过去的希耶尔一样,不断指证着不再为医者的他们,就像是某种仪式一样源源不断地投入火焰之中。

    这让露泽想起了那个死去的世界,在早已没人记得的曾经,中世纪的人们固执地对看不顺眼的人进行女巫审判,而骗子们也因为虚假的鉴别手段赚得盆满钵满……

    就像现在一样,似乎看上去只有倒霉的医生们没有得救,但这种短暂狂欢般的混乱最终能导致的也只有绝望。

    就像希耶尔的结局一样,粗略的神术唯一能达到的效果也只有回光返照。

    于是继少数的医者之后,堆成小山一样的尸体被投入火堆之中,继续燃烧着。

    那堆火从未熄灭过,如果弥列从未改变,那么这团火永远就不会熄灭……

    直到燃尽这里每一个人,或许最后,露泽能得到的也不过是另一个过去,一个贫瘠的,悲哀的世界。

    一个早已死去的世界。

    于是她再度站在火堆前,裹紧了身上黑色的袍子。

    她开口道:

    “肯定有人错了。”

    这话多少有些苍白,谁都知道这个世界如今这般模样肯定出自于错误的开端,但谁都得不出答案。

    希耶尔同样注视着那团火焰,他唯一的亲人在前不久的闹剧之中死亡,而为了最后的一丝体面,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将遗体投入火中,最终灰烬与尘埃堆积在一起,所留下写只有难以言喻的绝望感。

    他就像过去无数的人一样,被挫败与绝望纠缠着,但又无比恐惧着碌碌无为的死亡。

    最终一事无成,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让自己接受所谓的审判,让痛苦的生活结束地稍微拥有【意义】一点。

    拥有意义一点。

    露泽说过,人的一生总得拥有一个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目标,人本身活着不是为了生存本身,而是为了意义。

    在他不知道的世界里,那些痛苦到极致的人最终决定破除这种循环的怪圈,寻求一种真正的解脱——他们举起火把,农具,锅碗瓢盆乃至手中的一切,为了建立一个他们所希望的世界。

    露泽说,在旧世界,这种行为叫做【革命】。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词,希耶尔就连这个词都念的磕磕绊绊,只有单纯的音节,连确切的字符都不存在。

    露泽站在火堆前,最终一笔一画地确定了这个含义的单词,在这个世界最初的面貌——

    “reburfla。”露泽写下了字母,确切地拼出了与她所知的旧世界完全无关的单词。

    在日后的世界中,历史学家如此记载道:这个单词的出现,是新世界开端的征兆。

    尘埃的覆灭是旧世界的结束,而新世界的开端则是从这个单词开始,与【宗教】无关的单词被创造出来,一个个特殊的词根词源最初的样貌开始被人描绘而出,真正的文化本身开始脱胎于虚假的故事,开始形容这个世界本身。

    喜欢你跟我讲这是超展开?!请大家收藏:你跟我讲这是超展开?!bayizww.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